將FILTH變成SILTH/TILTH

上文講緊島嶼之價值釋放,但係忽然殺出個英國狂加銀行花紅稅嘅新聞(財相Darling上星期提出徵收一次性50%嘅花紅稅,法國可能會跟着癲埋一份;但係美國呢次醒目好多,權衡輕重後靜靜地唔參予呢種自殺式嘅嘩眾取寵的選票伎倆),不如今期應節,就討論吓呢個咁新鮮滾熱辣的題目先!

讀者可能會問銀行花紅同地產專欄又點會拉上關係乎?其實大家睇睇中環最矜貴地段,租金最貴嗰幾棟大廈入面係乜嘢機構,就唔難明銀行業對香港地產嘅重要性係幾高啦。

金融風暴所披露嘅一個長期趨勢,就係未來嘅世界經濟重心一定會向東移;香港喺亞洲既然已經擁有優勢,依家就更應該快馬加鞭,乘勢增加自己嘅宣傳,大力吸引嗰啲正處水深火熱之中嘅海外銀行家,將佢地嘅懷疑同憂慮轉化為決心,甚至係行動─另起爐灶,實行做其永久稅務難民,脫苦海,投奔香江去也。

正所謂打鐵趁熱,依家正值紐倫當災,港滬興旺,與其同室操戈互搶市場,倒不如放眼世界,槍頭向外。喺彼等收入減少兼稅費大升嘅環境下游說國際金融機構步滙控後塵,移師香江,加速壯大我哋四大支柱產業之首嘅金融業(另三大產業乃旅遊、貿易及物流和專業服務),增加就業及稅收。

咁點執行呢個新玫瑰園計劃呢?第一,要制定長線遠景,令人聞聲則喜,包括量化未來香港每一個金融板塊(外滙,債券,商品,股票,衍生工具,私投,基金管理等等)嘅具體總量目標,令人相信政府將香港打造成呢個時區,甚至環球無敵嘅金融中心、總部基地嘅決心。
第二,為容納呢啲未來商機、描畫可信而又可達標嘅基建大計,包括寫字樓及豪宅供應(見本欄10月20號關於西九寫字樓供應之文章),文化悠閒設施,教育醫療支援,入境政策等等。

第三,由高層人物(如:政務司下設立金融沙皇之職,或者投資推廣專員)做統籌推廣,特首賜予尚方寶劍以理順任何機制上的阻力;第四,進行環球路演,約見包括中資在內嘅金融機構,為其遷移企業重心,甚或整體遷冊製造心理同實際嘅有利條件。

不過,基於香港已經係一個低稅率地區【見表】,港府頂龍可以喺路演或「撬牆腳」過程中應承未來幾多年稅率不變,但唔應該亦冇必要再免稅或補貼,以免 製造不公。如果能夠有效執行一個新玫瑰園計劃,到時香港有機會改寫銀行界一組風行多年的貶義詞FILTH(Failed In London Try Hongkong),將其句首中之Failed 變為Screwed或Taxed。

en_GBEnglish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