邊個喺度大力鼓吹居屋,而真正原因係乜?

呢排各大政經名人忽然間傾巢而岀,要求復建居屋。點解咁大陣仗呢?筆者先引述佢哋嘅大條道理,再爲其『驗明真身』*,同嘗試分析可能嘅『背後理由』;各位睇下啱定唔啱?如有更精妙答案,歡迎明信片賜教。
十月廿三日:
張炳良先生,行政會議成員:“提出復建居屋的討論,讓中等收入市民都可上樓” 『兼職:房委會資助房屋小組委員會主席、房委會委員。』 陳鑑林先生,民建聯立法會議員:“每年推出二三千居屋,不會對樓市有很大衝擊” 『兼職:房委會委員。』
十月廿四日:
李華明先生,民主黨立法會議員:“復建居屋有助制衡私樓價格。房委會有足夠土地儲備,應付未來十年公屋需求,地盤規劃及樓宇設計只需略作調整,就可以轉作興建居屋。” 『兼職:房委會委員』
十月廿六日:
譚耀宗先生,立法會議員:“居屋對私人樓宇市場影響不大。房委會應在適當時候,檢討是否放寬購買居屋者的入息限制”
『兼職:民建聯主席』 由以上見報規率嚟睇,最積極飛身出嚟傳教者,似乎都係旣得利益者—即是房委嘅衆話事人。各位由今期1,392居屋貨尾能爲房委會帶來18億元收入,淨賺5億元利潤呢點,已應明白點解居屋乃兵家必爭之地矣!到頭來,房委會都係一個利益團體啫,同發展商一樣要諒入爲出(見下文),實在無可厚非;只要政府肯將公屋財政負擔做個無限擔保,房委會就唔使日夜掛住撲水,做出危害整體私人樓市及全港一百萬業主利益嘅嘢啦。所不同者,在於房委會大兜兜攞嘅係唔使立法會公開問責,冇股東大會批准,又財爺稍不留神就唔記得咗嘅全港最大隱形利益輸送帶 — 免費居屋土地!
到呢度我哋可以估吓一啲冇喺傳媒上見到嘅背後理由,會唔會係:  “我哋09/10至12/13年度嗰五萬七千伙公屋供應雖然龐大,但攞埋發展商嘅私人市場供應,實行大小通殺,豈不回味?” — 有啲empire building陰謀論嘅味道,却未脫常理範圍
“爲我嘅低層票源努力。如果樓市跌個四腳朝天,政府財政破產,到時我哋又有大把理由,控訴其無能,再嬴多啲選票。” — 稍不負責任嘅態度,可能下一個原因較有人情味啲
“爲我嘅低層票源努力,唔好畀xx黨攞咗頭彩”— 絕對有可能
“唔起居屋我哋邊有億萬收入,邊處搵銀嚟維修啲公屋?” — 好可能
其實,根據02年後重新定位嘅房屋政策, 房委會的核心職能,喺為冇能力租住私人樓宇嘅人士提供公屋,已經冇咗起居屋呢個「大任」;而家再講起居屋係復辟兼開倒車,只會重韜覆轍,與民爭利不突止,更係公共資源錯配 — 呢啲下次有時間再詳談!
但係房委會是一個財政自主的公共機構, 以內部資金推行公營房屋計劃。房委會的開支又不屬於政府開支的一部分,所以要自己開個小金庫(即係居屋,見下表)嚟填氹;呢個結構上嘅問題只要一解決,重建居屋嘅荒謬呼聲應可減少;但政客嘅便宜口號,則全世界都禁之不絕矣。
表一:房委用非核心活動資助核心職能,是房屋架構上的致命弱點:

* 見:http://www.housingauthority.gov.hk/b5/aboutus/ha/members/0,,,00.html

en_GBEnglish
Scroll to Top